映客赴港上市递交招股书:平均月活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双降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注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300612)不成,映客直播拟冲刺港股上市。

3月26日,香港联交所披露易网站登载了直播平台映客第一次呈交的IPO招股说明书,联席保荐人为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花旗全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及德意志证券亚洲有限公司。招股书中未披露映客拟募资金额。

映客称,上市募资所得款将主要用于进一步丰富产品和内容、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开发技术提升研发实力,以及用作补充一般管理资金。

此次提交上市的主体为映客互娱有限公司,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在中国有全资附属公司映客中国,并透过合约安排以北京蜜莱坞及附属公司在中国经营业务。

根据映客提交的申请书,映客App正式上线于2015年5月。

2015年12月,映客完成多米音乐投资的天使轮融资,2016年4月获得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赛富、昆仑万维和宣亚国际共同投资的A轮融资,2017年完成B轮融资,由芒果文创、、嘉兴光联等投资,紫辉创投继续投资。

映客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经吸引超过1.945亿注册用户,有3680万用户以主播身份直播各类表演。

财务数据上,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亿元,2016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经调整纯利为5.68亿元。上述数据显示,映客在2017年虽然收益减少,但净利润有所增加。

映客财务数据。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映客称,按2017年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按2017年收益计算及按活跃付费用户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

尽管映客将自己描述成“中国领先的移动直播平台”,但在2017年,映客在两项重要的数据: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上显著下滑。相较2017年不断刷新用户数量和财务数据记录的直播社交平台,映客在2017年直播行业的复杂竞争环境中,表现似乎突围。

2017年9月,整合传播服务公司宣亚国际(300612)抛出28.9亿元收购映客创始团队持有的48.2%股权的方案,但这一资产重组最终在2017年12月宣布作罢,当时有接近映客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映客不排除独立上市的可能性。

而今映客拟独立冲刺IPO,但其经营情况和市场环境与一年前相比已有所不同。

月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双双下滑

从招股书来看,映客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在2016年迅速增长,从第一季度的1537万攀升至2016年第四季度的3000.6万,但从2017年开始,映客的月活数出现下滑,四个季度的月活数在2212万和2518万之间。

映客用户数据。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的变化态势与月活数据类似,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248.6万,但这一数据在2017显著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的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较2016年第四季度拦腰截断至182.4万,随后在第三季度下滑至61万,在第四季度小幅增长至65.2万。

在风险陈述章节,映客也提到了上述数据下滑的问题:“于2017年第一季至2017年第二季期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大幅下降,而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目于2016年第三季至2017年第三季期间亦有所减少。“

映客称:“倘我们未能有效管理增长、实施业务战略及控制成本与开支,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可能或受损;倘我们无法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吸纳新用户及留住吸纳有用户,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或收到重大不利影响。”

虽然面临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的减少,但映客在招股书中强调了用户数付费金额的提升: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5年 的190元增至2017年的406元。

平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映客称,截至2017年12月在中国所有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中国一二线城市用户比例最高,每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用户比例及女性用户比例也是最高。

映客列出的数据显示,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映客平台用户数的比例达到57.4%,每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用户比例则达到35%,76.1%的用户年龄在18岁至35岁之间。

曾遭主管部门两次罚款

直播平台上的内容乱象在过去两年来受到了自监管方面的巨大压力,成为影响直播平台发展中的重要因素。

在招股书中,映客称根据中国现行安排,多个政府部门(包括但不限于文化部、工信部及广电总局)联合规管移动直播业务的主要方面。

根据招股书,映客曾因第三方在App内发布不当内容,而遭到主管政府部门处以两次总额5万元的处罚。

映客称,北京蜜莱坞直至2015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时,方知道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要求。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后,北京蜜莱坞已立即聘请人员,专责处理许可 证申请及相关事宜。然而,北京蜜莱坞于2016年3 月4日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不久之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于2016年3月2日再 一次检查北京蜜莱坞,北京蜜莱坞因此于2016年3月16日被处以人民币2,000元的额外罚款。

除了自身涉及的监管要求,对于平台内容,映客也依规承担责任。映客称,“用户违规及滥用平台或会对我们的品牌形象有不利影响,我们亦可能须就于平台展示、检索或链接的资料或内容承担责任。”

映客在招股书中披露,该公司在湖南长沙有一支78名成员组成的专门内容监控团队,安排内容监控员工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随机检查平台直播间的违规行为。

映客的总部位于北京,但内容监控团队主要在长沙办公。

有投资者在映客上市前夕退出

目前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为映客执行董事,公司非执行董事为刘晓松,独立非执行董事为崔大伟、杜永波和李珲。奉佑生持有映客20.94%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持股4.69%。

映客在2015年3月上线,9个月后即完成天使轮融资,4个月后完成A轮融资,当时称估值达到70亿元,映客的股东背景也非常豪华,既有金沙江创投、赛富、紫辉创投这样的专业投资机构,也有腾讯、宣亚国际、芒果文创等产业股东。除三位创始人之外,多米在线持有映客14.59%的股权,昆仑万维持有映客10.23%的股权,紫辉创投持股7.29%,腾讯、宣亚国际和芒果文创持股则均不足1%。

在2017年宣亚国际拟收购映客直播创始人股权的交易案中,曾公布了少数股东的股权安排计划,这些A、B轮投资方原本将由宣亚国际管理公司嘉会投资接盘持有的映客股份,但随着映客和宣亚国际的交易终止,这些少数股东的退出计划也落了空。

进入2018年,虽然映客正在尝试独立上市,但已经有投资方开始撤出。

根据招股书,2017年12月30日,芒果文创同意将其所持有的北京蜜莱坞的全部股权(0.91%)转让给一名新投资者长兴盛钜,代价约为人民币6020万元。芒果文创是映客B轮的投资者,当时的投资金额是3600万元,此次卖出股权算是获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值得一提的是,接盘方长兴盛钜背后有紫辉创投的身影,而紫辉创投是映客A轮和B轮的投资方。

另外,2018年1月16日,嘉兴光联将持有的股权(1.09%)转让给新投资者驰誉投资,代价约为人民币7180万元。

上述两笔股权交易在2018年2月9日完成。

在完成股东重整后,为了准备上市,澎湃新闻还发现映客在2018年3月新聘任了一位财务负责人。2018年3月,李劲加盟映客,担任首席财务官,负责财务管理及投资者关系。在映客前,李劲曾担任Baby Space Corp首席财务官、广州久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

多家直播平台掀起上市潮

在招股书中,映客将陌陌、YY直播、虎牙、斗鱼以及快手和今日头条等平台的直播业务列为竞争对手。按照2017年收益计算中国主要移动直播平台的市场占有率,映客称自己的市占率达到15.3%。

2017年按收益计算的移动端直播平台市场占有率。

进入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行业开始“上市躁动”,先是视频网站和递交赴美上市的申请,并将于3月28日和3月29日正式在挂牌交易,爱奇艺和B站旗下均有直播业务板块。在直播公司中,(Nasdaq: YY)也在近日公告旗下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已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与此同时,虎牙的老对手斗鱼将赴港上市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从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来看,映客走在了虎牙和斗鱼的前面。

这些直播平台的发展荣衰,除了自身经营,还取决于整个行业的前景。尽管收益下滑、活跃用户数衰减,但映客仍对直播行业的未来有乐观的期待。

在招股书中,映客专门聘请了第三方顾问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来进行行业研究。映客在招股书中写道: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端直播的每月活跃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加至2017年的1.75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99.3%, 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013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23.3%。 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年的人民币1.057亿元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5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0.0%,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97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0.6%。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