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浴室藏摄像头”事件:在日中国女研修生称警方证实拍到裸体

阳春三月,日本的樱花已经开始陆续绽放。对于日本岐阜县大垣市艳金化学织维株式会社务工的中国研修生孙洁等几个女生来说,搁在心头的在等待了近两个月之后,也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3月22日,孙洁(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她们六名研修生当天在工厂接受了当地警察署永谷浩警官等人的听证问询,并从警方处得知,根据被取走的摄像头中的视频,有两名女生被拍到了裸体画面。

澎湃新闻2月13日报道,2月7日,这几名中国研修生在公司浴室洗澡后,无意间发现镜子下方有一个隐蔽的摄像头。但限于日本法律的规定,她们在寻求警方帮助时一度出现“报警难”的问题。澎湃新闻报道的当天晚些时候,中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馆在回应相关问题时表示,已向日本当地警方提出交涉。最终在中国领事馆、当地华人、公司等方面的协助下,案件得以受理。

发现摄像头的浴室内部,发现时摄像头就插在镜子下方的电源插座上。发现摄像头的浴室内部,发现时摄像头就插在镜子下方的电源插座上。

一个半月后公布进展“基本正常”

孙洁告诉澎湃新闻,她们每人接受了警方约1个小时的问询。其间,她们得知了此前被取走的摄像头内的视频内容,里面包含了一段时长5小时10分钟的视频。当地警方给6位女生展示了部分根据视频截取的照片,其中4人进入了被录制的影像中,2人被拍摄到了裸体画面。除了女生之外,在二楼居住的一名日本当地男职工也被拍到。

孙洁表示,当地警官主要向她们询问了事发经过、可怀疑的对象以及在观看了照片之后的想法,并让女生们在相关的问询材料上签字按手印。

“这基本证明了非法进入建筑物罪的存在,日本警察接下来会进一步寻找嫌疑人,进一步侦查结果出来后,受害者可以进行相应的维权。”日本一桥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王云海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侦查结果出来后有相应证据证明犯罪行为的存在,受害者就可以请求嫌疑人或公司进行相应的民事赔偿。

王云海此前对澎湃新闻介绍说,在日本安装摄像头偷拍是一项严重犯罪,有两种依据:其一,依据日本刑法,“建造物侵入罪”可以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二,各个地方议会有“迷惑防止条例”,该条例中“偷拍”一般会处以1年以下徒刑。

但是对于孙洁和其他5名女生来说,过去的近一个半月并不轻松。从2月7日在公司的浴室发现摄像头之后,孙洁和其他5名中国女生在当地知名华人李小牧的帮助下报了警,并将发现的摄像头交与当地警方。此后,她们一直在忐忑地等待着当地警方对摄像内容的调查。孙洁表示,现在她们还经常结伴前往浴室洗澡,希望事件能尽快水落石出。

按照日本法律,如要马上立案,必须由建筑物所有者(本案即为6名中国女研修生所属的公司)向警方提出“被害届”(受害说明),警察署刑事课才能够以“建造物侵入罪”立案侦查。

事发至今已近两个月,为何当地警方此时才公布对摄像内容的调查进展?王云海对此解释道,这个速度在日本基本正常,日本警察办案基本都是这种速度。

研修生不受劳动法保护

在日本,研修生是指在当地学习劳动技能、顺便打工的外国人。近年来,随着赴日研修生的数量不断增加,中国在日研修生利益受侵甚至死亡等各种事件频发,但是在日研修生的生存状况依旧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研修生制度问题很多,它实质是劳动,但名义上是研修,不受劳动法的保护,把研修人员置于十分脆弱的地位。”王云海说,研修生的生存状况难以得到改善,是因为前往的研修生往往是自愿参加,中国和日本各自作为主权国家很难正式协调。但是,作为法治国家,日本应该认真思考改善它,加强对研修生的人权保护。

日本于1981年建立“外国人研修制度”,随着日本社会的老龄化日益严重并导致劳动力缺乏,研修生制度逐渐演变成变相引进劳动力的方式。1993年,日本又推出“技能实习生”在留资格,但技能实习生从事的劳动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工作,也就是日本人口中的“3K工作”(危险、脏、累),这与培训技术的目标日渐背离。

事实上,不仅来自中国的研修生生存状态堪忧,来自越南等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研修生也普遍存在着相同的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此前报道,日本以“研修生”名义引进越南劳动力,其中一些被悄然送到福岛,协助清理第一核电厂周围核垃圾。一些越南人甚至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去福岛的。

对研修生的不公正待遇也遭到了一些日本媒体的抨击。2月20日,《朝日新闻》就曾发表社论称,研修生制度是对人权的疏漏。尽管针对研修生制度的“优化法”已经在3个月前开始施行,要求作为接收方的工商团体详细纪录给研修生的报酬和劳动时间,制作实习计划,并对此进行认定,但目前仍旧存在着管理监督机构有限却不断扩大招收研修生人数的问题。

研修生制度已经成为了日本屡次遭受国际社会指责的制度,日本政府应该针对此制度制定人权行动计划。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调查,到2017年10月为止,在日研修生人数已经达到了近26万人,4年间增加了12万人。在5600多家接受研修生的单位里,70%在劳动时间、安全标准、工资的发放状况等多方面都存在违法行为。

“日本应该正视劳动力不足需要引进劳动力的问题,并正式承认外国劳动人员,在劳动法中赋予他们合理的合法地位,这对日本社会有利,能够改善其作为法治国家的形象。”王云海建议道。

海外网3月23日电 台当局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再对两岸关系放“独”言!他表示,若大陆关起大门而唯一的钥匙是“九二共识”,那“在台湾是找不到这把钥匙的”。面对国民党“立委”许毓仁询问,什么才是钥匙?赖诡辩称,“求同存异”,要求大陆“不要对台湾设定达不到的前题”。

据台媒报道,赖清德日前在台立法机构列席所谓的“施政总质询”时表示,行政机构愿意多创造机会增加两岸彼此交流的弹性,但如果大陆把大门关起来,唯一的钥匙就是“九二共识”,那么在台湾是找不到这把钥匙的。

赖清德屡放“独”言,早前更称自己是“台独工作者”(图:台媒)赖清德屡放“独”言,早前更称自己是“台独工作者”(图:台媒)

今(23)日,赖清德再为其上述言论进行诡辩。当国民党“立委”许毓仁问赖清德,打开两岸关系的钥匙是什么?赖清德诡辩道,两岸应该要“求同存异”,自信地展开交流,对台湾设定达不到的前提,对两岸交流没有帮助。

赖清德称,主张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是台湾“最主流的意见”,民进党的主张也是如此。他叫嚣称,“台湾未来前途由2300万人来决定”。

对于赖清德此举,直接即有台商对其打脸。据台湾亲绿的《自由时报》消息,上月出席台当局海基会举办春节联谊活动的台商、福贞公司董事长李荣福,今(23)日更是大动作在台湾报纸刊登半版声明广告,除表态反“台独”,支持“九二共识”,“两岸一中”外,也为发言被误解是支持民进党两岸政策,“伤害两岸同胞的情感”,以及当时提及蔡当局为未核准大陆春节加班机申请相关不当言论,公开道歉。

台商李荣福登报反“台独”,拥护“九二共识”(图截于台媒)台商李荣福登报反“台独”,拥护“九二共识”(图截于台媒)

此外,台湾明眼的网友也看出了赖清德诡辩和欺骗的伎俩,纷纷对其批驳。有网友直指其“求同存异”系骗人把戏,“我好像只看到异,没看到同,说废话,谁不会呢?”


有也网友讽刺,赖清德放“嘴炮”做弱台湾,“哪一天被统一了,蔡(英文)赖(清德)绝对居首功。”

还有网友表示,台湾有这类“官员”,百姓只能“自认倒霉”了。还有网友表示,台湾有这类“官员”,百姓只能“自认倒霉”了。

就在赖清德本月20日声称,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主权独立”的事实不会因为外界而有任何改变时,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对此表示: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来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国家。我们坚决反对“台独”分裂活动,一切分裂国家的行径和伎俩都注定是要失败的,都会受到人民的谴责和历史的惩罚。这种赤裸裸的“台独”言论,是对两岸关系的严重挑衅,必将自食恶果。

今年两会期间,时任国台办主任的张志军在“部长通道”接受媒体提问时再次强调,只有回到“九二共识”,两岸关系上空的乌云才能被驱散。张志军表示,两岸关系的形势更趋严峻复杂,对台工作也面临更多风险和挑战。但是消极因素阻挡不了两岸关系向前迈进的步伐,也改变不了两岸关系和平统一的进程。

张志军强调,两岸关系陷入政治僵局,责任完全在台湾当局,我们多次讲过,大陆对台的大政方针,不会因为台湾政局的变化而改变,我们经常强调,只有回到“九二共识”,两岸关系上空的乌云才能被驱散。(海外网 侯兴川)

原标题:马尔代夫仍持续发生集会活动 中使馆吁谨慎前往

中新网3月23日电 据中国驻马尔代夫共和国大使馆网站消息,当地时间2018年2月28日,中国外交部和驻马尔代夫使馆根据马尔代夫安全局势发布了近期暂勿前往马尔代夫首都马累及附近居民岛、谨慎前往马其他旅游岛的安全提醒,有效期至2018年3月22日。根据马安全局势发展变化,现发布新的提醒,有效期至2018年4月22日,具体如下:

图片来源:中国驻马尔代夫共和国大使馆网站截图。图片来源:中国驻马尔代夫共和国大使馆网站截图。

日前,马尔代夫宣布结束国家紧急状态,但马首都马累仍持续发生集会抗议活动。外交部和中国驻马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当地局势,近期谨慎前往马首都马累及附近居民岛,赴旅游岛的中国公民注意安全。请在马中国公民和机构加强安全防范,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场所。如遇紧急情况,请及时报警并联系中国驻马使馆(使馆领事保护与协助电话已24小时转接外交部12308热线)。

鉴于上述地区特殊情况,如中国公民在本提醒发布后仍坚持前往马累及附近居民岛,有可能导致当事人面临较高安全风险,可能影响其获得协助的实效,因协助而产生的费用由个人承担。(本提醒有效期至2018年4月22日)

当地报警电话:119

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电话:+86-10-12308或+86-10-59913991

责任编辑:张建利

原标题:新财长刘昆:与何立峰同窗,最大挑战是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作者:林小昭 陈益刊

3月21日,62岁的财政部部长刘昆来到阔别一年多的财政部,开始了他的新征程。

摆在这位财税“老将”面前的,不仅仅是如何管控好30多万亿元的政府“钱袋子”,而且还有财税改革4年多来,剩下的一块块最难啃的“骨头”。

“四高干部”

3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大会经投票表决,任命刘昆为财政部部长,他因此成为中国第13任财长。

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1956年底出生的刘昆祖籍广东,成长于福建云霄县,小时候曾因为家里没钱,上不了中学,以至于见到学校就绕着走。少年时,刘昆曾在刻印店当学徒,其中一项工作是帮收购旧书的小摊贩分拣旧书,而他也在长期的翻拣中完成了中学基础教育。

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云霄县第二轻工业局综合厂当工人的刘昆,报名参加高考。在一篇回忆录中,刘昆谈及当年的高考志愿选择:第一志愿是厦门大学中文系,第二志愿是厦门大学历史系。第三志愿不好找,挑了河北地质学院(今河北地质大学)的会计专业。不过老师提醒他:河北那么远,路费够呛。为了节约路费,刘昆把第三志愿改为厦门大学财政金融专业,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专业定了终身。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是祖籍广东、出生成长于福建,和刘昆是厦门大学经济系财政金融专业1978级同窗。厦大财政学是目前中国财政专业的翘楚,该校邓子基先生是中国财政学界的权威“泰斗”,其所提出的“国家分配论”对我国公共财政影响甚广,财金系统不少官员亦出自于该校财政专业。

1982年从厦大毕业后,刘昆进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历任综合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2001年任省府副秘书长。从2002年10月开始,担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长达8年之久,直到2010年7月升任广东省副省长。

身处对外开放前沿的广东,刘昆亲历了广东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的重大事项,曾参与广东国际信托公司的破产、粤海公司重组等金融风险的处置,还有广东财政管理和改革等一系列工作。

其中,在主持广东地方财政工作的8年间,身高1.87米的刘昆,因为其“政冶觉悟高、领导能力高、政策水平高以及’海拔水平’高”而在全国财政系统赢得“四高干部”的美誉。

这期间,广东财政改革相继完成了统一岗位津贴、清产核资、清理单位银行账户、清理行政性资产,深化“收支两条线”管理等任务,并开创性地进行了预算指标管理系统和国库支付系统的整合,实现了预算编制与执行的衔接,形成部门预算与国库集中支付改革相互推进的局面。另外,还推行了综合预算试点和加强政府采购预算编制。广东财政改革多项突破走在全国的前列。

“这8年是广东财政改革最艰巨的8年。”广东省财政系统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刘昆任职广东财政厅长期间,在推动财政改革、加强财政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农村收费改革、政府资产统一管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政循环监管体系、政府采购的“两个竞争”(供应商竞争和中介竞争)等,其力推的财政绩效管理评价更是全国首个,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全国财政系统,公认的财政硬碰硬的改革,数广东做得最多。

此外,刘昆在地方融资平台的规范管理方面也很有经验。“防范地方政府财政风险是他的强项。”“当时他在任的时候,广东每年都有新的财政改革举措。”该人士说,广东是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前沿地区,广东所碰到的财政管理问题也是全国其他省市所可能碰到的问题,财政部要推什么改革,往往都会先到广东来调研取经。

2010年7月,刘昆升任广东副省长,分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编制、监察、民政、统计、物价、法制等工作。2013年5月,在广东工作了31年后,56岁的刘昆北上进京,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主要分管国库司、经济建设司、监督检查局、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信息网络中心。

2016年底,刘昆离开财政部,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正部长级)。不过仅仅一年多后,刘昆重回财政部担任部长一职,全面主持财政部工作。这位财税“老将”将如何带领财政部门应对接下来的工作挑战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挑战重重

摆在刘昆面前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就是防风险,其中就包括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一直是财政部主抓工作之一,刘昆在财政部担任副部长时也力推化解地方债风险。

防范地方债风险根子在畅通地方政府举债渠道,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合法举债唯一渠道是地方政府债券,而刘昆主管的国库司则主要承担指导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给地方政府举债“开前门”,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连年增加,削减了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动机,支持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外,财政部在2015年推出的发行政府债券置换非政府债券形式的存量债务(下称置换债券),也极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偿债压力,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称置换债券降低地方政府利息负担1.2万亿元。这避免了地方政府资金链断裂,化解了许多长期积压的“三角债”,降低了金融系统呆坏账损失。

2018年是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的最后一年,按照财政部数据,今年置换债券置换额度约1.72万亿元,这是置换债券中最难啃的骨头,如何顺利完成置换任务,也是市场关注焦点。

刘昆此前主管的财政部驻各地的专员办成为监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重要力量,去年以来重庆等多地公开处罚相关官员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正是专员办核查后向各省市反映情况,并提出处理建议。

早在2016年2月的一次研讨会上,刘昆就指出我国经济运行风险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债务和金融风险,并提出解决策略。2年过去后,当刘昆以财政部部长的身份重回财政部时,他将如何带领财政部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尤其是隐性债务值得关注。

目前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GDP)是36.2%。相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财税改革重任除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之外,还有正在推进中的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这项改革是这一轮深化财税改革三大任务之一,也是最难啃的骨头,此前一直被财税专家认为推进速度最慢的一项改革。

2016年国务院出台了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这是一份为今后一个时期科学、合理、规范划分各级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职责的综合性、指导性和纲领性文件。今年2月首个细分领域——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公布,这意味着央地权责划分开始迈出实质性步伐,2019年1月1日起实施也预示着今年是这18项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关键之年。除此之外,财政部今年还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权责划分改革。

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性工程。推进这项改革,需要总体规划、统筹推进。这一改革的推进,需要财政部协同其他部委共同推进。刘昆深谙改革需要部门间合作。

刘昆在广东财政厅主政期间,力推财税改革,取得不少成绩。他在介绍自己当时工作经验时说,“许多改革,单靠我们自己是做不下去的,大家努力,效果会较好。为了做好事情,我们都会请人大、纪检委、发改委、监察厅、审计厅,包括央行来一起做。有些话,他们说比我们说好,比我们管用。”

摆在刘昆面前的任务远远不止这些。

比如,今年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将实施,财政部负责具体改革方案的设计,个税起征点提高到多少合适?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如何实施?

“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勇气,也离不开智慧和专业支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责任编辑:张义凌